灣家人(「・ωï½¥)ï½¢ 勾搭歡迎
松沼中毒,推おそチョロ、一カラ。
刀亂+APH逐漸升溫中。
Plurk→Ruii0514

【速度松(おそチョロ)】百鬼夜行

大家好久不見 (´Ð”⊂ヽ æˆ‘是正在治療懶癌的初瀾(你
已經不知道幾個月沒更新了我不敢去看(?)
總之已經快從高中畢業了,日子會稍微閒暇一點(大概?)
從今天開始會重新鞭策自己,請多指教 (´Ð”⊂ヽ(

    * å¦–怪松設定(天狐おそ x 百目鬼チョロ)
    * è€ƒæ“šä¸å¤ªå¯¦ï¼ˆå¹³å®‰æ™‚代的衣著讓我煩惱了很久)
   ï¼Š TAG:狐狸耳朵、換衣服、泡泡,感謝紫色的點文 ><


  聽聞好友百目鬼臥病在床,紅色衣著的妖狐第一時間就打算...

+

【おそチョロ】你掉進湖水裡的是石頭,還是心呢?

* 宗教松設定 (惡魔おそ x 女神チョロ)

* 好久不見!!終於結束漫長的學測(高考)了 。・゚・(*ノД`*)・゚・。 雖然這篇文是準備考試期間摸魚寫出來的(咦

  「——請問你掉進湖水裡的是金色的石頭還是銀色的石頭呢?」

  靜待平靜的湖面泛起一圈又一圈看似騷動不安的漣漪,おそ松本來是滿心期待著那位將纖細的身材包裹在若隱若現的純白布料底下、探出水面時彷彿帶著零星光輝般神聖不可侵犯、又總是癟著嘴和自己鬥嘴抱怨的女神大人帶著略為靦腆的羞澀表情說出他預料中的台詞。

  結果他說什麼?石頭?他丟的才不是那麼沒有情調的東西。

  「我說我的チョロ松啊,那個怎麼看都不是石頭吧?」

  盤著腿在半空中上下浮動的お...

+

【速度松(おそチョロ)】邂逅,然後停留

* ã‚¢ãƒªã‚¹æ¾ ï¼ˆã‚¢ãƒªã‚¤ãƒ¢ï¼šæ„›éº—絲おそx毛蟲チョロ)
標題很廢,請求LFT大人不吞!!(←總是在危險邊緣

  愛麗絲聞到了一種味道,從看不見盡頭的森林深處悄悄地飄散出來,像是帶有侵略性地纏繞在周遭的枝葉上頭,也連帶捆綁了他這個不速之客。

  讓人暈眩的甜膩氣息將おそ松層層圍繞,呈現淡紫色煙霧像是要把人吞沒一般迎面撲來,不過一會兒就埋沒了他整個身影。

  「哈、哈啾!」不過おそ松鼻子一癢打了個噴嚏就把那奇妙的煙霧吹散不少,「搞什麼,誰用的香水品味這麼差。該不會是什麼住在森林裡的老巫婆吧,真沒勁啊——」

  懷抱著一肚子的埋怨嘟囔,おそ松轉向煙霧飄來的方向,有些猶豫該不該向前進...

+

【おそチョロ】擁抱的代價

* ä¹…違的宗教松(惡魔おそx女神チョロ)
* çŽ»ç’ƒç³–注意
久違地來了腦洞,LFT大人請不要吞我(咦

  ——為了能夠擁抱彼此,究竟需要付出多少代價?

  「啊哈、哈哈哈——這種速度可追不上我啊,チョロ松。」

  黑色的羽翼繞著大片的湖畔邊緣疾速地俯衝與滑翔,連連在空中翻滾了好幾圈,留下黑紅色調的殘影。儘管嘴上依舊是有如嬉戲一般輕快的語調,那從額上悄悄滴下的汗水和緊咬的下唇早已將おそ松的吃力暴露無遺。一顆顆如煙火綻放般的水球尾隨在他的身後,伴隨著轟雷似的巨響在他行經的路線猛烈地炸開,向四面八方噴發水滴。動作靈敏的おそ松雖然不至於承受直面迎來的攻擊,卻無法阻止四散的水花湊巧落在他...

+

【速度松(おそチョロ)】身為執事

開車了('ω')   æ±‚LFT大人不吞(。

朋友點的執キン設定('ω')

大概、依舊不擅長開車 â†

請走→【這裡】

+

【速度松(おそチョロ)】帥氣的場合

600Fo點文活動,謝謝  @耶洛yellow★ çš„點文(*´âˆ€ï½€)ノ
拖欠了有點久不好意思!如果有寫出一點點帥氣的感覺就太好了。゚(゚´Ï‰`゚)゚。
雖然搞不清楚LFT的評斷標準但是跪求不吞(

* æˆ€äººè¨­å®šï¼Œè·¯äººè·Ÿæ•¦ç¸½ä¸²å ´æœ‰ï¼Œç¸½å­—五千初。

チョロ松第一次跑去酒吧,就只是因為跟おそ松之間的賭氣。

仰頭暢快地飲下玻璃杯中看似冰冷美艷卻意外火辣的藍色液體,雙頰紅透的チョロ松有些不勝酒力地趴倒在吧檯上,剔透的杯身映照出自己狼狽的模樣,不曉得該歸功於與他鬧翻的那人還是手中數不清是第幾杯給他拿來澆愁的良藥。

他怒氣衝天地跑出家門後只是隨便進...

+

【松|136修羅場】爭寵

完全不明白自己做了什麼(。


請走→【這裡】

請多指教。゚(゚´Ï‰`゚)゚。

+

【速度松(おそチョロ)】說到一半

速度好快,丟個舊文(´Ð”⊂ヽ

おそ松有一個很糟的壞習慣。
對本人來說或許是無傷大雅,可每一次總會讓チョロ松頭疼萬分。
「チョロ松——」
「……幹嘛?」
風光明媚的午後時光最適合待在自家客廳懶散地度過。
おそ松將右腳跨上左腳大腿舒適地躺在地上,雙手攤開色彩鮮艷的旅遊雜誌開口呼喚坐在桌邊專注地閱讀求職雜誌的チョロ松。
「說到旅行的話果然還是去熱海好對吧?啊——好想去熱海。」
眼巴巴地看著雜誌上精美的照片,おそ松的語氣帶上了一絲撒嬌的味道,似乎是想藉此聽見對方回應他一句「好,去旅行吧。」儘管他也明白對方一向只會對自己的發言不理不睬。
果然一分鐘過去了也不見チョロ松有開口的打算,おそ松只好將注意力重新放回雜...

+

【速度松(おそチョロ)】醉心以後

——おそ松心情不好的時候,把チョロ松灌醉就對了。

「喂、喂……!你們突然幹嘛!」

當カラ松發現おそ松獨自一人站在陽台上單薄的背影,冰冷的月光將他臉上的憂鬱襯托得更加寂寞,他第一時間的動作便是召集除了チョロ松以外的人馬準備整袋冰涼的啤酒,接著一行人到客廳將坐在桌邊看求職雜誌的チョロ松團團圍住,抽開他手中的書本,把手上帶來的物品全部放到桌上。

「Brother啊,這樣Wonderful的夜晚最適合暢快地來一杯了。」カラ松率先坐下來,一邊說著讓人無法理解的話語一邊拉開啤酒的拉環,「在溫柔的Moonlight照耀之下……」

「閉嘴,クソ松。」

「咦?」

一句不帶任何起伏的話語毫不留情地打斷...

+

【速度松(おそチョロ)】寄託給你的希冀(上)

這篇是和 @墨花 ä¸€èµ·å¯«çš„接龍文(*ゝω・)ノ
由我負責丟上篇,墨花負責丟下篇。閱讀愉快ノ

*プリ松設定(獄卒おそx囚犯チョロ)

「……又是你們這群傢伙啊。」
チョロ松冷眼掃過四周黑壓壓的人馬,高矮胖瘦皆不一的凶神惡煞將他隻身一人包圍在中央。チョロ松稍微鬆了一下肩膀緊繃的肌肉與神經並挽起衣袖。儘管明白以一對多的勝率可說是渺茫,他仍不打算未做出任何反抗便束手就擒。

他也不曉得這些人是為什麼會找上他,或許是因為自己弱不禁風的身材恰巧適合作為欺侮的對象,又或是他對獄中的所有事物漠不關心的態度引來其他人的不滿。
誰知道,總之這些人總有理由可以找你麻煩。哪怕只是因為你長得不入眼。
他還想在放風時間...

+

© åˆç€¾ðŸ¾ | Powered by LOFTER